舊文章搜尋

2009年10月6日

逾時久候


好久沒聽過逾時不候這幾個字。

是電訊太發達之故,所以守時好像變得多餘。只要一通電話或SMS:"我遲少少到,你先逛街或坐低飲杯野先。"遲到就變得很理所當然。我都拜這些電訊所賜,令我有借口遲到。

記得以前沒CALL機,沒天地線的老舊年代?那時大家都會準時出現,生怕遲到讓人擔心或逾時不候。

漸漸,腕錶變成不重要,偏偏我是吃鐘錶飯,諷刺!最近即興買了一枚DKNY的黑色手錶,腕錶真的黑到什麼都看不清楚,是一枚自私的錶。算吧,近年在腕錶花費方面都太克制了,好久沒買過一枚錶,所以就當飾物買來襯衫逗自己開心。

看到這枚江詩丹頓的懷錶,讓我心動,當然,看看就好。

以前還沒腕錶的時候,人們是靠聽教堂鐘聲報時,但懷錶(陀稱陀錶)的可以隨身攜帶,方便人們知道時間。而這枚Patrimony Contemporaine 懷錶,薄薄的,用鉑金製作,有一個深藍色的皮袋保護著,真的好美。而且是手上鏈,(即差不多每天都要上鏈),好有時光倒流的感覺,不過誰afford得起天天去上鏈?
我不知道價錢,但限量50隻兼是鉑金製,肯定是天價。
Hermes Harnais

不過有另一個較便宜的選擇。

記得早前hermes有一枚平民版Harnais 懷錶,軟滑皮革包裏著錶殼,有一條幼幼的皮繩,時尚的做法是繫在手袋(birken?!)外,這個設計源自50年代的經典款式,價錢才不過HK$12,200,排不到隊/買不起一個birken或kelly,這個價錢是入門價,各位愛馬仕小姐值得考慮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