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文章搜尋

2010年4月5日

狄娜 2 by noelle chan

職業病發作,另一篇我友陳詠詩筆下的狄娜又是怎樣的?以不同觀點和角度去採訪同一個被訪者,是很好的人訪示範作。

我與狄娜的最後一面分享
狄娜,人稱奇女子.
小時候,老爸經常提起她,說劉家傑就是為了她而在電視新聞上說錯話.我是個看明周長大的小三八,對她的緋聞和艷聞也略知一二.中二那年家中有本政經雜誌叫<南北極>,裏面有篇文章講一個叫梁幗馨的女人,原來就是狄娜,我讀了一遍,有許多的不明白,不過還是逐粒逐粒字生吞活剝地放進腦裏去.我是第一次認識狄娜.


從此,關於她的新聞我沒有錯過.記得早期壹周刊有她的專訪,我讀完後覺得嘩好勁,真是傳奇中的傳奇.不過對於她那些什麼[我花了半生時間去拒絕男人.]的quote,我始終還是覺得狄娜姐姐想得太多.

無論如何,到我讀新聞系再出來副刊工作跑人物專訪,我一直很希望訪問她.或者有人問她只是一個明星戲子,不是高錕楊振寧,有什麼值得訪問? 戲子說的多是不盡不實,但不知怎的,我就是很想訪問她.


07年她主持<大國崛起>,加上同事法蘭的協助,我終於和她做了個人物專訪,三小時的訪問,我們坐在Conrad的Nicholini's這所意大利餐廳是她熟悉的地方,當然訪問中大部分時間,她還是說她想說的事情,畢竟她始終是娛樂界出身,她的quote還是不會讓我們失望的.

附上07年在明報[人物]版的狄娜專訪. 2007年7月6日刊於明報副刊人物版:

引言:
在預定訪問前的兩分鐘,狄娜助手致電,查詢記者身處位置。記者告知早已到達訪問地點,收線不消一刻,她便跟兩名女助手,一行三人即時現身,還未開口講話,那一字排開的陣勢,已經叫人立時屏息靜氣。

開口,更加不得了:「我們的領導胡錦濤,叫香港去學澳門,好像太冇水平了吧!」「如果我呢生人,梁小姐(狄娜原名梁幗馨)肯使男人一毫子,我今日都買咗半個香港啦。仲有半個香港,如果我貪心啲,都買埋啦,幾時輪到你什麼李嘉誠,什麼這些那些。」 狄娜的說話,就像她穿的鮮黃套裝一樣,鮮明奪目得叫你目不暇給。

文:陳詠詩 圖:麥兆豐、資料圖片 協力:簡一鋒 場地提供:港麗酒店Nicholini's

內文:
雖然已經退出影圈30年,但狄娜那一身派頭與打扮比誰都架勢。身穿鮮黃色套裝,腳踏同色光亮漆皮高跟鞋,一身絕配打扮的狄娜,施施然來到她熟悉的餐廳接受訪問,未坐下,相熟的經理已前來問好,狄娜便以雍容華貴的一面來迎接,溫柔地點頭說:「你好!」這一幕,很有昔日粵語片紅星的風範。當然訪問期間,看到助手們定時奉上由私伙保暖杯盛載的熱飲,還有替她打點的三文治小吃……這一身風光與排場,的確,令人聯想起她在片場當明星的歲月。

狄娜上世紀60年代中期先在泰國當電影明星,後獲本港電影公司國泰力邀回港拍戲,主演的大多是豔情角色,當中最為人熟悉的是1972年由李翰祥執導的《大軍閥》,片中她有一幕裸露演出,當時震驚全港。

沒踏過一隻腳入影圈
問她有否眷戀當明星的日子?她揚一揚眉,從溫柔換上了質疑的口脗說:「眷戀?我覺得我沒踏過一隻腳入行!」她說拍了五十多套電影,自覺只屬業餘性質,拍戲原因,簡單不過,只為保着人家飯碗,影圈的工作人員對她說:「阿姐,你唔拍,我哋就冇得拍。」只好繼續當性感娃娃角色.

然而,她的天空從來都不是那狹小的影棚,她的世界觀很廣很闊。

當70年代初,許多女明星都爭相嫁入豪門,為璀璨的電影生涯畫上完美句號之際,1973年,她選擇向外宣布支持中國共產黨,她曾於80 年代中出版的香港版Playboy的專訪中說:「1973年,我公開表示支持中國共產黨,這在當時是相當罕見的。亦因為當時的香港,與今天很不同……我是演戲出身,站出來公開自己的立場,就更特別。但我認為是自然的事,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立場也不敢公開承認,還談什麼立場?」

談起國家尊嚴、民族立場,她可是半分不讓。所以當記者問她,何時第一次踏足國土?這便觸動到她的愛國神經線:「你這個傻妹妹,我不是要窒你,但你問問題時必須要問清楚。我在中國出生,香港是我們的國土,我們只是給人搶了做殖民地,因此我從未離開過我的國土。如果你說第一次踏足,那就是我出生的第一秒,或者第一次站在地上走路。」「我相信陳小姐是想問,你幾時自願再回到內地,對嗎?」那刻的我唯有尷尬地點點頭,「傻妹妹,你是在香港長大的女孩子,我明白你會這樣想。」教訓過後,也不忘替記者打圓場。

狄娜小姐,就是有這點出奇不意,有時對我們「曉以大義」,有時把我們當作是小輩般看待照顧,看到攝影師忙着選景拍照,忙得滴汗時,她會溫柔地說: 「你想點呀?傻豬豬!你是否冇時間呀?唔緊要,我們『就』你影相先呀!」再吩咐助手給他紙巾抹汗,細心得像家中的媽媽,不,應該說是比家中的母親更細心。 不過,「媽媽」連珠炮發時,有時還是會把人數落得遍體麟傷。

「我們的領導胡錦濤,叫香港去學澳門,好像太冇水平了吧!你試想澳門是什麼東西?就是澳門連累你有多少軍方在那裏賭錢,你知否澳門賭錢害到多少人家破人亡呀?香港在國際地位上很高,政治排在前面,有言論自由,香港人有信譽,一個在國際上地位這麼高的城巿,你居然叫人學澳門?」

「對啦,你哋寫啦!他7月1日來港看《明報》就知道了。(編按:訪問於6月中進行),我使乜驚佢呀?」那種輕蔑的眼神,甚有大衛挑戰巨人哥利亞的况味。

「我以前十多歲可以有皇后般的生活,我有錢有面,要啥有啥。老實講,如果我呢生人,梁小姐肯使男人一毫子,我今日都買咗半個香港啦。仲有半個香港,如果我貪心啲,都買埋啦,幾時輪到你什麼李嘉誠,什麼這些那些。」她一輪嘴像機關槍似的,急促地說。

在無綫力邀她主持的新節目《大國崛起》中,依然發揮她的勇猛本色,在剛播放的第一集先賞了溫家寶總理一記耳光,說他是只懂憂國憂民的苦黃瓜,但對解決人民問題,還是無能為力。她的一張利嘴,叫節目監製每次拿起鉸剪也震騰騰, 「當然你請得我回來,便預了我是這樣。」雖然有時她對國家駡得兇,但愛得亦深。

年輕讀者也許會問,這位昔日女星,憑什麼可以指點江山,又,她是如何崛起呢? 狄娜十多歲時曾被當時泰國總理的弟弟力追,安排她到泰國拍戲做明星。「他直程當我是這世界上唯一的女人。」當時她穿梭於各國總理、副總統、國家元首之間,接觸的都是掌握世界經濟命脈的一線人物。「他們常常在我面前談論軍事、國事,以為我是個虛榮心重的細路女明星,其實我一一看在眼內,冷眼旁觀,這群人一是魔鬼,一是傻瓜,這樣也可以統領世界嗎?」

回港後,她繼續水銀燈下過日子,後來懷孕結婚產子,1974年申請破產,打算回內地做無產階級,做國家的一口螺絲釘,為人民服務。然而,國家還是覺得不要浪費這樣的人才,於是她一個女人,便開始發展中國的航天業務。近年更積極與歐盟合作發展伽利略全球衛星定位系統,拓展民用衛星導航系統。

她說多年來少做一買一賣的潮流生意,幹的大都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工業貿易及航天業務,對手也是國家部長級以上官員,所接觸的官員、下屬、生意拍檔一一統稱她為梁小姐或小姐,狄娜這個藝名也就在她的生意王國中消失了。

80年代初,她到訪蘇州,當地市長問她: 「梁小姐,你喜歡玩什麼?」她答很很妙:「我鍾意玩地球。」於是市長找人把地球微雕在象牙上送給她作為禮物。自此她就把「地球」玩弄於股掌之上。不過,近年,她已經離開陸地,愛上太空了。

去年跟劉嘉玲、郭富城一起擔任港姐評判,期間二人大談車經,她不以為然地說: 「為何你們還那麼落後,還講車?」兩人回答談的是新車,她大惑不解: 「不好意思!現在太空站有兩個控制中心,一個在歐洲,一個在美國,我常常到那裏的太空站,看見地球真的很細!」在嘉玲和郭富城的口中新車,在她眼中都成為落後的事物。

從過去到現在,她每一步都走在最前。

「歷史在我心目中是個巨輪,大部分人都推着這個巨輪走,但有些人會站在街上,被巨輪輾過,只留下一堆塵土,有些人會拿着火把,走在前面引路,我便是屬於這種人。」說着說着,她又把我們帶到她的世界觀,告訴我們人民怎會作反起義?

「人民一定是冇飯食,才會作反……人仍然是人,幾千年來的文化,依然有英雄主義的希望,還希望有救世主。」

「早已不再相信英雄主義嗎?」記者問。「英雄主義?」她帶一點不屑地說。「英雄係冇主義的,傻豬!英雄係一種實幹派,我就係英雄,我就係英雌,我是一個實幹型的理想主義者。」對於梁幗馨的前衛思想,旁人的步伐,總是跟不上。

「天下英雄皆寂寞呀!」梁幗馨坐在金鐘的五星級酒店中,呷一口英式奶茶,為三個多小時的訪問作總結。

Box:
擔心兒子失去「最好朋友」
狄娜1968年誕下女兒馬天如,而女兒幾年前變成兒子,對於孩子的兒時點滴,她還記得十分清楚。「我一直用『大我』的態度教他,媽咪出門是為社會做事,你千萬不要記掛我。因為我怕我整天說掛住他,若我乘飛機,出了事,突然不在的話,那麼他便會很痛苦,所以從小我就教他不用掛念我。」

話雖這樣說,但天下間哪有不記掛孩子的母親呢?

「我唯有等他睡了才出門,自己留眼淚是自己的事。」不過,即使孩子長大了,身為媽媽的還是會擔心他。「他仍然當我是最好的朋友,我很擔心,若有一天我不在時,他便會失去一個最好的朋友。」女強人憂心地說着。

Box:
最渴望做好家庭主婦
已經太多人問過狄娜為何論政不從政。

她分析了兩個原因,一為客觀狀况不容。「中國人的社會比較保守和落後,如果我去參政,我得要面對群眾,但如果有對手在當中拿出一塊『肉彈談政治』的橫額,你想追隨我的人要怎樣面對呢?」


另一個主觀原因是:「我這個人只可做第一,不可做第二,我要做的,一是做總統,一是做總書記。但是我就不可能了。」那最想做什麼?

「我烹飪、編織都很叻,意大利朋友來到我家吃過我弄的意大利菜,人家問他哪裏可吃到最好吃的意大利菜?他們會說在梁小姐的家。」

狄娜1968年結婚,1972年離婚,此後沒有再婚。狄娜說她一生中最渴望做及肯定做得最好的必定是家庭主婦這角色。

「可惜我卻沒做成。」她幽幽地說。

1 則留言:

  1. very nice article. thanks for sharing!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