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文章搜尋

2010年3月18日

一天藝人保母


早前任職美容公關的車小姐致電,劈頭就問:「得唔得閒,幫我做義工。」還沒問細節,答道:「講啦,做乜呀。」因為知道根本問來都多餘,她在電話那頭嘻嘻道:「做Stylist」。


心想:「哦,easy job啦。」她見我落疊,才細說詳情,原來是shu uemura美顏代言人山田優來港出席記者會,需要一個stylist隨身,記招當日全日貼身侍候即可。日本人真駕勢呢。於是笑問車小姐:「咁有無叉燒飯呀?」講真,跟車小姐還有什麼好計較呢?

當日早上來到尖沙嘴某酒店,山田小姐已在化妝,我靜靜坐一角在旁,她化好妝,我才協助她換衣服及打點,山田小姐是超nice的,很多細節都不假於人,但我心想,人家派我來做保母,我怎可以待慢?於是在旁替她添潤膚膏,遮瑕,補甲油,遞熱水或披肩等簡便工作,她聲聲道謝又報上感激的微笑,讓人很舒服。據說山田優在日本很紅,真人毫無架子,未到她工作時是靜靜的,或是發短訊,不多言,但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,有記者問她:你最滿意自己那部份?她回答是嘴唇,因為媽媽自少訓練她要嘴角向上,所以日子有功,總是笑意盈盈。



當日山田優的工作不算緊迫,中午記者招待會,然後是媒體訪問,每個訪問她都很用心和投入,擺甫士有型流暢不在話下,始終她是女模出身。其中一件比較有趣的事,我見她整天沒怎吃過東西,只是偶然喝水和薯條,到訪問尾聲,問她不要可樂?她睜大眼問我:可以嗎?我答:為什麼不?於是找來可樂給她喝,她又表現得十分感激。很可愛又乖。
有的本地藝人一出現便如大龍鳳,助手保母化妝師髮型師一大堆圍繞在身邊,呢個抽煙果個又說粗俗話,有的更甚至派經理人即場講數:不肯穿呢件,唔肯戴果隻錶之類,總之要求多多,令現場氣氛變得很僵,只想快點影完收工去,如此又怎會有好效果?不過當日親身體驗做藝人保母,雖然沒有體力勞動,但原來跟出跟入,貼身照顧在精神上很累呢。所以藝人保母這口飯不是人人吃得下呢。


2 則留言: